首页

【励志网】 青春励志_励志人生_名人名言手机版

  • 每一对夫妻都是生死之交
      文/甘北1外公在世前的最后十几年,中了两次风,腿脚不便利了,神志也开始混沌不清。他的一切生活起居,都由外婆一手料理。上不了厕所,外婆就搀着他去。拿不稳筷子,外婆就喂他吃饭。
  • 父母正以这种方式爱自己的孩子
      文/夏半月01在小区散步时,我经常遇到一位阿姨。阿姨白天带小孙子下来玩,晚上就在小区里跳广场舞。后来有一次,我跟她聊天,才得知,阿姨带的是外孙,她的女儿就住在这里。我问她:“阿姨您跟您女婿合得来吗?”没想到阿姨却说:“我没跟她们住在一起,我跟她爸爸住在小区里的另外一套小房子里。”“我只有一个女儿,她毕业后就来了这里工作,又结了婚,买了房子在这。我和她爸爸是公务员,去年退休了,在家闲着也没事,就琢磨着能不能来女儿这边,她也想跟我们住一起,就劝我们搬过来住。但是我们想,老
  • 回老家,结了婚才明白父母之爱的沉重
      文/向荣有一种相距千里的思念叫老家;有一种温暖如棉的怀抱叫老家;有一种此生不忘的印记叫老家;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期盼叫回老家;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叫回老家;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温馨叫回老家。有多少人为了奔前程,为了更好的生活只得选择远离故土,奔赴他乡,努力的想在大城市有个属于自己的小窝。渐渐地,我们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越来越稳定,这里就成了我们的家。但那些从出生起呼吸过的空气,自会走就驰骋过的土地,却是深深印在脑海里,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日渐清晰。那个地方就是老家。老家或许
  • 上帝为每一只笨鸟都准备了一个矮树枝(眼泪差点掉下来)
      文/七年一瞬不被世界理解的天才对别的孩子来说,生在一个爸爸是政府官员、妈妈是大学教授的家庭,相当于含着金钥匙。但对我却是一种压力,因为我并没有继承父母的优良基因。两岁半时,别的孩子唐诗宋词、1到100已经张口就来,我却连10以内的数都数不清楚。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我就打伤了小朋友,还损坏了园里最贵的那架钢琴。之后,我换了好多家幼儿园,可待得最长的也没有超过10天。每次被幼儿园严词“遣返”后爸爸都会对我一顿拳脚,但雨点般的拳头没有落在我身上,因为妈妈
  • 别把最坏的脾气留给最重要的人
      文/麦家理想谷年轻人在谈到自己长辈时总认为他们固执或落伍,但没有那种感情比父母对孩子的爱更固执,更落伍,更笨拙的。所有认识阿舒和陈远的朋友,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陈远居然放走了一个有颜值,有素养的姑娘,而且脾气还好到爆!每次大家聚在一起玩,阿舒这姑娘,总是会照顾到所有人。当我们怀疑是不是陈远找了小三的时候,阿舒却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所有要求对方容纳你的任性和坏脾气的人,最后都会吃最大的苦头。我们总是喜欢把最坏的脾气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后来,和阿舒见面的时候,总觉得有那
  • 孝敬父母,早一年晚一年,天差地别
      文/小陌01最近我给我爸入手了一辆新车。没有天上掉馅饼撞了大运中了彩票,老公也没有升职加薪腰包爆满,我们把存下来买房子的钱,先用来买车了。我爸开了几十年的车,从最初的手扶拖拉机,到货车小面包,一枚老司机。而他一直都有一个梦想:买一辆好点儿的车,弄一套鱼竿,吃好喝好钓钓鱼,生活岂不美哉?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每日起早贪黑的劳累。他们这一代真的难。小时候兄弟姐妹多,连温饱都难解决,上学时交不起学费,升学时搞推荐,好不容易紧巴巴结了婚生了孩子,刚喘口气遭遇下岗,文化不高
  • 父亲:我的小棉袄被人穿走了
      文/仲念念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冰山一样的父亲,随着我的逐渐长大,也逐渐开始融化。融化以后的他,性格变得柔软了。而柔软了,父亲就老了。01父亲第一次打我,是在我6岁那年。因为我挑拨了奶奶跟妈妈的关系。奶奶说:“你看你妈,总是那么懒,一点都没有为人妻的样子。”我很生气,就一字不差的告诉了妈妈。妈妈跟奶奶吵起来了,生了很大的气,回了娘家,好多天都没有回来。父亲什么都没说,“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五个手指印立即红肿起来。说真的,我并不觉得很痛,只是充满了怨恨。是的,我
  • 时光你慢些走,等等我那老父亲
      文/旅行病人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慕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当你老了 眼眉低垂灯火黄昏不定风吹过来 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小时候写作文经常写母亲,写母亲很伟大,母爱无私,却没怎么写过父亲。一直想给父亲写一篇文章,来来回回很多次,却不知道怎么去开头,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我的父亲。现在听到了一首歌《当你老了》,忽然想起了我的老父亲。禁不住想写一篇文章写一下我那
  • 致母亲:忽然想起你,远离我千里
      文/狐小白夏天到了,好热啊,具体有多热啊,热得我都出痱子了,简直没天理。不仅胸前出了成片的小红点,头上也起了好多,起了就算了,痒得要死,为了解决这个痒的问题,我决定!剪掉我的三千烦恼丝!我去了一家理发店,一个帅哥给我洗了头,好舒服啊,头上本来特别痒,帅哥给我洗头的时候都不痒了,好舒服。对不起,我跑题了。我开始坐下剪头发的时候,突然,很想我妈。我妈在我们那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小山村里开理发店,一条街,不足一百米,有五个理发店,可想而知,生意不怎么样。还是租的房子,房租水电
  • 孩子,你有两个父亲
      文/风茕子他很想告诉孩子们,他们有幸有两个父亲,一个父亲带着伟岸的深情,一个父亲带着忏悔, 回来了。2005 年9 月12 日,钟训一生无法忘记的日子。他等在产房外,焦灼而喜悦。不一会儿护士抱了襁褓出来:“是唐氏儿!”他不懂:“什么是唐氏儿?”护士冷漠地回答:“智力有问题。”钟训头顶滚过闷雷。不一会儿妻子宁颜被推出来了。钟训鼓起勇气小声问:“你知道了吗?”她的眼泪哗地一泄而下。钟训硬着头皮说:“咱不要了吧?”那一刻,他觉得宁颜也是有些犹豫的。可过了一会儿洗干净了的宝宝被抱过来,
回到顶部